查看: 300|回复: 0

嘿,你幸福与否?为何摆了摆手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15 20:0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如果有一天,我变成了我幻想中的六十岁,我一定会哭得像丢掉糖果的小孩子一样,用充满皱纹的手,擦着充满皱纹的眼睛。
1 N( M, h' l8 H: Y: F0 u
5 }7 s1 |$ u5 \2 g小时候在乡下长大,钓鱼摸虾上房揭瓦。鼻涕沾在衣服上,母亲看到总会打我一顿。1 N+ V' D3 D: h8 c/ T

2 \% T  C- q9 t) p. }/ K( ?3 k) {' Z那时候觉得母亲力气好大,不光打我的时候那么疼,她还可以一个人拎着乡下的垃圾桶闲庭信步走上好远的路。而我在她身后一步一步跟着,像一米多的骑士护送一米多的女王一样。
5 R7 N, P! ?+ B& R# z0 j* g% |2 l( _, {, i
母亲是最支持我的人,无论我写出什么样的文章她都会仔细得看上好多遍,逢人便讲她有一个会写文章的儿子。知道的才明白真相,她那个会写文章的儿子只是一个每天无病呻吟的大学生。不知道的还以为,她儿子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。6 |/ ~2 c- J: D" `# o8 r( n  Y

( T) x, H! b! c* J% G  a6 `可我认为母亲从来就没有看懂过我的文字,我知道自己没有母亲描述得那样好,我偏激得认为母亲在不懂装懂,所以,我便不再给她看我无病呻吟的文章了。- Y4 C+ R+ e2 u; ], G+ j4 Q
. b2 z' k0 k6 s9 ]4 D6 D
我更喜欢让别人看到我写的文字,好像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会写字一样,那些无病呻吟的文字会被我分享到各个社交平台,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。
- W$ f) G9 h( r% q6 G9 \! b* v; i; G  t$ v. U7 K# C* f4 w- x  K
母亲有一天突然对我说:“儿子,你在朋友圈分享的我怎么点不开啊。”她拿着智能手机束手无策,再也不是以前拎着垃圾桶风风火火那个年轻的辣妈了。我看着她一直在点,我拿过她的手机对她:“没事,用我手机看,以后写什么,我都会发给你。”# O6 s, E9 `1 z* Z8 r& S, j9 M2 `

8 F$ n6 d8 h# Y9 P' t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老了,我也不知道。她怎么就这样老了,我还以为她像以前一样。家里的老照片上记载着她像我这个年纪的相貌,长长的麻花辫,漂亮得很。- T0 a9 C2 `; d
" B7 n4 _0 Z* K+ H
我们的交谈从来没有超过柴米油盐的界限,我也没走对她说过我爱她,我没有对她说过她老了。那些抒情的字眼,我都没有和她说过。就像我早已长大,她也没有提起过。
$ L9 B' O2 }/ e: [3 I8 w4 K8 s4 O* @; p0 ~* B- R
今日回到了乡下,儿时的乐园如今已经变了模样,下雨天地面上也不会有大块的积水,村子里也没有那些乱跑的小孩子了。刚刚下车我怀疑了好久,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。空荡整洁的街道,不是我记忆的样子。我印象中在小巷里应该会有踢足球的,跳皮筋的。那是我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时光,我以为,它还是那样。7 q8 e& y2 q% M1 K6 F7 c7 E( C$ I) ?
/ S$ K7 w: j  o0 W5 `# F( N8 Q$ J
我以为看到那些小孩子会看到曾经那个活蹦乱跳的我,而不是现在整天伤春悲秋的自己。这里的无线网信号很好,怪不得没人出来,在阳光下疯跑。. c0 D- f) q- a4 P, n4 b
) {, S4 k  ?% \2 t8 j( F! ~
母亲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停留几天。我想了想还是算了,今晚便回去。
& |) x( ?! p' l. C( d+ `6 }! ]) o* z2 X: L7 @% Z7 X
还是有个大娘看到了我,她惊讶的说:“哎呀,长这么大了啊!”我点点头“是啊。”! f1 B6 s/ `- F
- Q0 p; _$ P6 a, G7 E$ |5 t  T9 k( D
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她们眼中的大孩子?就像我的母亲莫名其妙的从阿姨,变成了大娘。可能再过一段时间,我也生了白发,变成了一个夕阳垂钓的老人,可能还会有老伴,在耳边喋喋不休的碎碎念。
7 c% T; F) d6 K" _- G7 z1 K" x8 j. q+ o
我突然有了一种幻想,想到了我六十岁的样子。可能会晚风摇竹椅,再听一听各种戏曲,和老朋友下一盘棋。还可以去踢球,就是不知道还踢不踢得动。会有一个老伴,每天去跳广场舞,还会有一个儿子,或者女儿还或者有个小孙子或者孙女。平平淡淡的活着,和所有老年人一样。在世界的尽头。留给了世界,一片空白。
$ ]# Q  _' h  l3 f& U- j1 ]8 k6 c! {3 L+ ^% F
我问过母亲对她老年生活的幻想。她说:“给你哄哄孩子,再给你做做饭,收拾收拾屋子……”我问的是她的生活,可她的生活,全是我。  I, R8 _- w; k3 l2 L
1 e- c' e' n4 t! c
在回忆过去的时候,总觉得自己并没有经历什么,那些东西在岁月里变成了像泡沫一样的东西,只要我去触碰,它们便碎掉了。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无论过去与未来,我都是一无所有,一片空白。! _6 }' u6 Y# N9 o/ n, i' ?+ f) X
8 K2 f% h5 h! _# ?1 n
我想,当我见到六十岁的我的时候,我会问问他现在幸福与否。我想,六十岁的我一定会对我笑一笑,然后摆了摆手。我想,当我回到十八岁的时候,我也会问问他幸福与否,他,可能愣住半晌,爆句粗口。) g  [* ]9 k/ A. ?. F0 o, D& v

5 R% c) j# b4 w' A$ J' |7 H我一定会消失在这个世界里的,所有人都不会有任何的惊讶,就像是突然少了一颗尘埃,谁也不会注意到。我和你会越走越远,从上房揭瓦的路上,走到单车飞驰的年代,再到盛装出席,捧一束花在国际上,却只为送礼。最后在夕阳下,我这个垂暮的老头子,这个所谓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,便与这个世界,说再见了。9 q0 I/ `6 X- I9 S6 u

  j5 g/ O2 v: Z8 @9 L) T4 U+ u2 o0 `我一定会变老的,不过当我活成我幻想的样子,我一定会骂娘的。我宁可去要饭,成为丐帮的弟子,混得好的话还可以成为丐帮的长老。如果我选择了养老,那我便是真的很爱你啊,老婆子。
0 u( A4 t* F9 b$ O! ?" h1 J- g% \0 J  ?7 k. Y. L
零零碎碎,喋喋不休。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着什么。我和一个朋友说过,我好久都写不出字来。沉寂了好长时间的第一篇文章。我像母亲那样,我认为,我的每一个文字都是十分美妙,我认为,我就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。有我认为,她认为,这样就够了。
0 R# x9 c1 d4 v/ ^7 I5 l) f
( ~1 f: A3 [' X' k% h+ x1 Y至于这个世界的看法,还是去你娘的吧。
. n8 R4 i+ A  w; `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欢迎来到笔墨下文学——-文学爱好者的家园! 笔墨下文学微店 www.bimoxia.com [这是默认签名,更换签名点这里!]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读者|作者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