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433|回复: 0

那些年,最长情的告白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13 18:3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你有没有在青涩的时光里去喜欢一个人?或是暗恋,或羞涩的拉住她的手?
$ ]( K9 L5 O& }3 M5 V. A
2 g0 D, h7 S' z1 I; |" {你和那段岁月距离了多少?一年两年,七年八年,还是好久不见?
( P* M1 K0 a5 v
' Y5 |! y1 j% n- L. J/ |你是否记得她青涩的容颜,笑起来弯弯的眼角?
0 b5 k0 a/ ?3 }: F+ {; `
( J# E% z* k( D: J7 N你又是否可以清晰的想起,那些年里那个青涩的你?# _4 s. F4 [6 m9 g( Q
" c. \/ p" }  S8 z) T2 \! b
请带着你们的回忆听我讲一个故事,故事很长,没有壮阔波澜,没有生死别离。请跟随音乐的旋律,故事的开篇,来听我讲一讲,你们的,那些年。
6 X, {2 G0 K; s# x: n. e
* ]! g' W4 N7 q2 h& I4 k阿威是我的堂哥,大我两岁,比我高一头。我们小学在一个班级一起读书。小时候电脑还没有流行,最受小孩子欢迎的是三十五元钱一个的插卡游戏机。
# n0 @; A; G$ Q/ a. H! C2 m# e% [/ ~* f
很多无聊的时光我们都是在电视面前拿着手柄吆吆喝喝而度过的。我们玩的很愉快,夏天打鱼摸虾,踩坏别人的庄稼,冬天滑雪摔跤上房揭瓦。我们一路调皮捣蛋,倒也落得愉快。
6 f% [  ~0 M/ {6 k* J
0 _6 G" z: n: N9 Q火车轨道穿过我家的附近,经常和朋友们一起坐在对面的山坡上,一节一节查火车的厢数。往往查的眼睛发酸,只不过我们是喜欢它呼啸而过的声音。而且,那个时候,天很蓝的。
& S! F) D+ r0 k/ \' z" `  ]  F9 W
1 h' W1 F% B' \$ e$ z) _2010年我小学毕业,要离开这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上初中。那个时候不懂悲伤是用什么情感定义的。我只记得我站在火车面前,阿威上来锤了我一拳,冷冷的说:“你魂斗罗打的逊爆了。”/ G; ]0 J, P9 x; X* I- Q4 n' n

# p, y& T/ U- d# z% X/ R列车上父母招呼我上车,我想说的的话也被堵在了嘴里,我背着包上车,阿威拉住我说“我知道,你不会调三十条命的。”火车长鸣,夹杂着风呼啸,我依稀看到帮主的身影,似乎仍在查着火车的厢数“一节,两节,三节……”而记忆定格在这里,让突如其来的潮流,汹涌时间的一片海。
4 b2 q& c: E6 G" k2 w+ ]5 F8 N: Q  Y. a
阿威是我们一群孩子里打游戏最厉害的,骑单车最快的,吃饭吃的最多,还可以跟着火车跑上好长一段时间,但是他是学习最差的,挨父母揍的次数最多的。他以这样的姿态在我们当中树立起崇高的威严,我们一群小孩子对他马首是瞻。时常出现这样的状况,他走在前面左顾右盼,而我们只能在后面闻他的臭汗。9 S0 k, B8 r- [3 E
, _& v' @8 [; f. s9 a! Q% p1 s
前些日子我见到他,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,叼着烟坐在我的对面,我问他,为什么当年帮派的名字要叫白菜帮?他深深的吸了一口,吐出几个烟圈苦笑道“还不是因为白菜。”我沉思好久,把弄着手中的烟盒“对,因为白菜。”; u$ A  I6 }$ \+ r8 K  _
' ^( z5 i( G) `# [
白菜是我们当时所有男孩子心中的女神,我们不好直接称呼她女神,因为她长的实在是白,我们出此下策,叫她白菜,可是阿威却不这样,一直对外宣称白菜不是他的女神,是他的梦中情人。2 u. u9 n/ T5 ]. t  M' J* u  R" m
- V) {6 p3 [" J. s4 R
我问他女神和梦中情人有什么不同。他在十二三的年纪里说出了一句现在听都要拍腿叫好的一句话,他说:“女神是用来看的,情人是用来泡的。”我不爽的说:“不是还有梦中这两个字吗?”他打了我一巴掌,很酷的说:“You think me 做梦?”我想了半天,缓缓摇头。% q; E" |* t& v" r1 t6 B0 x1 n0 c
$ P3 C4 |1 w4 ]
白菜学习成绩很好,所以当选了班长。每天眼保健操的时候,她都会站在讲台上,拿个小红本,在上面记上不做眼保健操同学的名字。阿威为了吸引白菜注意,每次眼保健操的时候他的眼睛都是瞪的最大的,眼眸闪闪发亮,嘴角挂上微笑。' n1 Z6 u' w! e! L) Q% b

; P; m) W3 ~7 \9 a  E而我为了多看几眼漫画,同样睁着眼,只不过是阿威的眼睛实在太大,可能闪得白菜看不到我。所以那个小红本,满满都是阿威的名字。阿威很骄傲,他说:“看!白菜是注意我的!每天她都会仔细的看看我!”我想了想,点点头“嗯。是的。”
6 O; a+ Z4 f" ^2 L! W4 ^6 @; S
. j' w8 y! Q: _( H6 e6 S3 G) ~) Y那时候的喜欢好像只局限于一根棒棒糖,一个发卡,放学迎着夕阳一起回家。单纯又善良,像小时候的我们一样。阿威从来没有和白菜一起回过家,他都是拉着我“走!去我家打游戏!我给你调三十条命的!”那个时候,是最美的时候。
8 }4 a: E: u0 R7 I" z% h
) a/ V* X0 _- p  N我们终于毕业,在一个炎炎夏日。毕业典礼里,我们出演话剧。话剧的名称我忘记了,是白菜自己写的一个故事。故事平淡,甚至显得幼稚。青梅竹马三个人。5 K" z1 j2 K) L2 R
% g0 z& L  S" V$ A/ a
咳咳,这是白菜的原句。剧本里的最后,是其中一个男生和女主角在一起,遭到世俗反对,最后双双殉情。我是配角,阿威才是那个和女主角走到一起的人。我象征性的念着表白的台词我转身下场,迈开第一步,而白菜,点了点头。4 N* B" T$ d$ V6 G! h% s: \
3 H' ~9 Z! B% y8 E- P
台下哄堂大笑,阿威涨红了脸,说了一句我的台词,他说:“恭喜。”7 J4 {( v% r/ H1 y
# f5 s- B% x& D" @
毕业之后我只见过阿威一次,在火车旁边,他锤了我的胸膛。然后我踏上火车,呼啸而过。从此了无音讯,阿威和白菜,就这样的消失在我的生命里,耳边时常回响阿威对我说的话。. g: d! x  c; H
4 K+ p1 z7 o9 U: u
“你说,我再给她买一天糖,她会不会喜欢我?”
$ ]2 [- g4 _/ q! J8 R5 _$ q4 t) }
“她一定喜欢我!每次眼保健操都看我!”
% `* m% |1 S7 F# p0 f5 @# @$ @9 \0 t6 Q1 w  ?- b/ z
“真的!不感觉白菜又白了吗?啧啧,真白,真好看。”% \8 R  \7 W+ ^( C4 m8 v" A+ ]
- K  o; g; _+ b3 m) ~
很多很多,白菜,是那个时候他生命的超过魂斗罗的存在。而那个夏天,女孩子却对着我点了点头,阿威涨红了脸,说了一句恭喜。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和他说对不起,他和白菜,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。直到那一天……那个冬季,第一场雪,我高二,我娘说,阿威,出事了……
/ @- \) {9 R4 ?1 T* n" V
: V' R5 K; {8 k  Z阿威初中和白菜在一个学校读书。白菜学习好,人长得又漂亮,喜欢她的人很多。阿威学习不好,没有和白菜分到一个班级,白菜在三楼,阿威在二楼。两个人见面,寥寥数次。阿威小时候便有些痞气,他带给我最初的乡村古惑仔的幻想。初中时阿威解放天性,打遍初一无敌手。很快,他成了那一届的扛把子。! A: Q# s5 O# l8 m4 w

: X+ E3 F" T8 k阿威依然对外宣称白菜是他的情人。全学年都知道,白菜当然也知道。白菜不做任何态度,即使两个人见面,也是点点头,不给阿威任何说话的机会。阿威总会打个哈哈对着身旁的朋友说:“哈哈,害羞,女孩子嘛,都害羞。”
3 _4 Y1 }0 i) r8 A: l% b. _3 H  O: T; K. W9 p) i3 f0 A9 ~3 d
阿威重要的战役有两次,第一次为了白菜,第二次也是为了白菜。白菜好像是他精神支柱一般,只要有她在,阿威就会生龙活虎,势不可挡。5 C; B7 S6 }; K& F  v: }; u" g

6 h% o/ V3 {- Z( @$ ]白菜越长越漂亮,更多的人有喜欢她,和白菜一届的畏惧阿威,比白菜高一届的根本不把阿威放在眼里。初二的扛把子遇见初一的扛把子,那是我听到过第一起,关于扛把子争女人之间的战斗。
( \* l' @8 k  |5 f$ D
# ]% Z% y3 F  {& J5 _1 z& ?$ }阿威为了追上白菜,努力学习,争取去她的班级,近水楼台。阿威第一次认真的打开试卷。第一次想要认真的思考。阿威写上几个阿拉伯,一个女生急冲冲冲进来,她说:“威哥,白菜出事了。”
; O3 J; w) C! i5 u
8 |; `& k; G. P- e白菜被初二扛把子调戏,摸了一下脸。我听到这个事情之后想了好久,这个小伙子,真猛。
) Q8 R/ F2 n5 m5 `( h* l* e- `! A* t5 P. w4 P' V% ^
阿威听到后冲出教室,他去了三楼,白菜在哭,看到他也没有说话,阿威同样也没有说话,又冲到四楼。腥风血雨,地裂山崩,阿威挨了初二扛把子一个板凳。/ O4 \5 M" L7 t$ t- t& K
: b# u' s7 e- r3 i. E, F
初一扛把子,就这样败了。阿威缝了四针,两个扛把子,双双开除。阿威离开了白菜的视线,两个人到最后,也没说上一句话。阿威只是回头看了看,没有看到白菜。7 ]! D$ O* [" \0 s3 Z3 y  ^

5 Y7 N5 ]  a3 Z6 g- D阿威浪迹江湖,在红尘中摸爬滚打。当我再次和阿威联系上的时候,阿威已经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,当我每天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,阿威已经左拥右抱,换过好多的女朋友。
$ K& N+ D1 g9 B. b  w% j
2 L- s5 D6 E8 \, z; F% k. }我看过他女友的照片,她们共同拥有一个特点,长的都很白,白的让我骂他臭不要脸。他在十八岁里走的风风火火。就像小时候和我比赛骑单车,我骑的不紧不慢,而他骑的,猛龙过江,势不可挡。) |2 n6 L8 |/ |: k9 n

4 W! s. T8 K" d& w' d( U: Y然而在某段时间里,我和阿威又失去了联系。我以为他在江湖上被仇家弄死。但是我娘告诉我,我想的片段广电总局都不会播的,更何况是生活。我信了。" H9 d% J+ ^1 U  ?$ E9 G+ b. w. ?
$ R% x" r- m0 z/ }: |* w, _: X
阿威喜欢和朋友们聚在一起,东游西逛。往往一群人骑上摩托车,在小镇各个街道呼啸而过。一天也就是那么几个地方,青春歌舞升平,日子昼夜狂欢。9 _" u" J6 e) F* l0 e9 `/ F; ?5 ^

; m5 w6 r2 p- k' v6 T2 _阿威最喜欢在KTV里唱《那些年》来来往往,反反复复,唱的人想吐。阿威在KTV里有一个原则,滴酒不沾,任何人都不许向他敬酒。后来我问过他原因,他说那样可以一直保持他清醒的头脑。我倒是希望那次他喝的大醉,那样就可以在家里睡觉了。' C; z8 X. c7 @% I( F

) K8 |8 ~0 j3 C% o  H, w: X& p阿威的一位兄弟在大排档被人痛揍。无奈之下打了电话给他,当时阿威唱到“那些年错过的大雨……”听到这个消息后摔下话筒,带着一帮兄弟浩浩荡荡卷起一地尘土。! `8 i  B( o( m1 v8 C' O, Y) N
3 I* W* _% ?" b7 @2 b: }& O7 N
当阿威到达现场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他的兄弟蹲在地上拿着卫生纸堵自己的鼻孔,不由一阵心疼。第二眼看到对方二十多号人的时候心中一阵愤怒。第三眼看到对方的领头人在痛骂一个女孩子的时候心中又一阵鄙夷。帮主走上前沉声问道:“小子,你打伤了我的兄弟?”
, `2 n6 M3 _, b6 B2 x
7 j% [, ~; L( S- ?+ ^# ^/ V' U0 D  C青年走上前指着帮主“怎样?”阿威点上一根烟,抬起头,他看到一个女孩子低着头沉默不语。他看到了她,看到了她面庞蒸发的岁月,化作一道挪不开的目光,映在她的眼里。青年见状,反手一巴掌,怒道:“怎么?喜欢别人看你吗!”女孩子满眼泪水低下头轻声啜泣,阿威同样低下头,一脸阴霾。青年笑着转身轻蔑的说道:“不长眼!”
1 f) \+ {' ?9 i/ V- P- w% A$ w: s4 U0 g* q# J+ }
阿威沉默不语,抄起桌上的酒瓶对着青年的脑袋狠狠就是一下。飞落的碎片融入到了那些年的时光里,将两个孩子的视线交织在一起,从时光中来,消失在雨中。阿威重新点上一根烟,帮女孩子擦干泪水,“不要哭了,我已经教训他了……”阿威将女孩子的鬓角拨到一边“这些年过的怎么样?白菜?”他笑着说。$ V: h+ X+ Z% A" r& o  Z/ @& c+ \

8 T: Y" Q8 [! e+ T" `7 _$ {/ T3 q那些年错过的大雨。终于决堤了。. W4 _" g" X! q1 z2 _6 X9 p
# t) q( X/ z% m# w. J" C3 ]
那天白菜对他说了两句话。第一句“阿威是你?”第二句“阿威,你伤了人,快跑啊!”嗯,很全面,一个疑问句,一个陈述句。阿威被警察带走,在看守所里睡了两年。他们带走了阿威,在玻璃碎片反射的阳光下埋葬了他杀青的青春,带走了我美好纯真对古惑仔的幻想,带走了白菜那满眼的泪水,带走了那个城市。
* v9 ]: S0 Z/ t) n0 U( B8 m6 g; D" ?$ c
那个岁月,那个骑单车飞快的人,那个打魂斗罗从不向我借命的人。快镜头安静闪烁,没有人知道下一秒的故事会发生什么。一部无声的电影,一部有声的默片。只有你的喜欢,她的欢喜是山崩地裂,海枯石烂。
' R# i8 ~* t) U8 d4 p; I1 H( w3 e1 _3 j0 v6 P' G' N
阿威两年后出狱,我们一直没有联系。前些天他打电话给我。他要结婚了。9 g, ]0 M8 L+ z& v8 Z/ w$ u$ J2 ]

6 C8 E. c/ @6 K9 u  q. ~3 d4 j. v“嗯。我要结婚了。”" }# \7 L4 D4 m5 C7 [

% X* r/ d* h" H% O, k“真的啊!新娘是谁啊!”8 `0 x3 u1 A( `- E8 f# J/ S+ R( ~

% ]: s2 K* X$ \* K$ p3 b1 N& {; @“白菜。”
) y& F" s9 k( A- y  L1 O- m' A" l. R& x/ I/ {; Q( ~" R
我们彼此沉默一会儿,突然一起大笑。
) o: `5 Z* h3 ]) t; m! ~( I! f2 w) g6 q; z6 j- U3 }
“我想让你当伴郎。”" Q$ o% D2 o( a7 v- N- `

. ^* j1 Q% O% l& d1 M# A* s: m我想了一会笑道:“可以,但是伴娘,一定要漂亮。”$ S8 y  @4 L# e3 T

  ^1 p( ^3 ]& w没有海枯石烂,没有生死别离,所有的风霜刀剑,琴殇书怨都融化在时间的等待。白菜一直在等他,等他回来,等他来找她,阿威一直在等待,等他出去,给白菜一个,最长的告白。
1 E9 R' ^* E- V! c% f' J6 I& x* O- h' d
那些年的大雨决堤,有人奋不顾身填补缺口,有人在后面擂鼓助威。这……就是爱情吧。# u" v- p# M1 r3 u2 ]$ b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欢迎来到笔墨下文学——-文学爱好者的家园! 笔墨下文学微店 www.bimoxia.com [这是默认签名,更换签名点这里!]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读者|作者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